当前位置:郑州社区论坛 > 郑州旅游 >
起起落落十多年郑州相声市场要火?
发布日期:2019-09-29

  数年之后,如果郑州相声市场在全国挤进了第一梯队,《笑傲江湖》总冠军卢鑫玉浩来郑州开相声园子,或许会被视为标志性事件。

  相声虽然不是河南的“特产”,但河南人对相声的热情和追捧相当热烈。每当德云社等相声明星来郑州巡演,都场场爆满。

  显然外来的相声巡演,满足不了河南观众的胃口。但让人不解的是,郑州相声市场起起落落十多年,相声园子开了又关,关了又开,却总是不温不火。

  这次西安的“相声新势力”把分店开到了郑州,注定将搅动本土相声市场,而相比对外来竞争的担心,更积极的意义在于提供了一种新的模式。比如,过去郑州的一些相声园子多是兼职演员,而“相声新势力”是专职相声演员,过去郑州多是周末演出相声专场,而其实现了每晚的常态化演出。

  郑州的相声园子,能否借这次外来的火种引爆市场?听相声会成为郑州人夜生活的娱乐方式吗?连日来,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。

  十多平方米的小舞台,一张罩着红绸围布的长桌,两三话筒,上场门的“出将”与下场门的“入相”字眼,沿袭的是传统戏台。

  “话有三说说你说我说幽默,笑分百种笑古笑今笑蹉跎”,看罢舞台两侧的这副对联,无需多言,这里是品茗听相声的地儿。

  台上演员身穿长衫马褂,台下八仙桌搭配着盖碗茶,没有浮夸的舞美灯光,没有复杂道具的加持,掌声、笑声、吁声却声声不息。

  这处位于郑州二七商圈鸿成光彩的相声园子,9月21日开张,连日来的票早早售罄,许多人冲着卢鑫、玉浩而来。他俩创办的“相声新势力”是西安当地的热门相声园子,近年来更是凭借在综艺节目《笑傲江湖》中夺冠而走红全国。

  这家园子是“相声新势力”走出西安开的第一家分店。听着一些工作人员操着的浓重陕西口音,恍惚间还以为是在西安听相声。

  对郑州本地人来说,听相声还不能算是一种大众的娱乐生活方式,甚至知道郑州有相声园子的人都不多。怎么突然有着全国知名度的相声演员来进军郑州市场了?

  “郑州可曾经是曲艺重镇,只是中间有一段时间声音弱了。”“相声新势力”创办人卢鑫说,郑州和西安很像,曾经的曲艺市场都很繁荣,后来受到娱乐方式多元化的冲击,经历低潮。在郑州演出间隙,卢鑫、玉浩还特意赶到开封拜访了九旬高龄的相声大师杨宝璋。

  三年前,《笑傲江湖》夺冠后卢鑫、玉浩全国巡演的第一站就是郑州,当时郑州观众的热情让他们印象深刻,“是那种萌芽状态的观众,非常渴望相声”。

  来郑州开店前,卢鑫进行过实地考察,“郑州夜生活的娱乐方式,无外乎酒吧喝酒、KTV唱歌、聚餐吃饭等,而有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理应更加丰富”。此次在郑州开园子,便是和郑州一家KTV品牌合作。

  尽管行程紧张,但卢鑫对郑州店非常重视,连夜从北京赶来,他要为新园子的观众连演三场。“没有城市对欢乐是拒绝的。”他对郑州相声市场充满信心,“十多年前西安人对相声也不太感冒,但现在听相声已经是西安旅游之外的另一张文化名片。”

  随着“相声新势力”的揭牌,爱好相声的观众这才发现,同一个十字路口对面有郑州哈福相声大会,与其一街之隔的大上海城有喜乐铺子。这个二七商圈百米内,竟然开了三家相声园子!

  单从这个细节来说,郑州相声市场似乎要进入一次小高潮。不过,起起落落10多年的郑州相声园子,这次真的能火起来吗?

  老郑州人或许会模糊地记得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类似的相声园子曾在郑州若隐若现。2002年,本土相声人在郑州东区做过尝试,但都无果而终。

  动静较大的是2011年在郑州市经八路开业的德乐相声社,从开业时的场场爆满到后来的稀稀落落,坚持5年之后,入不敷出而关门。

  最近两三年来,郑州曲艺市场的探索并未止步。陈红旭创办的“喷空”幽默艺术实现了固定演出,范军创办的“非遗有范儿”备受关注,单说相声园子算起来也陆续开了五六家。

  对于“相声新势力”的开张,郑州相声圈多持欢迎态度。摆在门口的庆贺开业的花篮,有一个落款便是喜乐铺子。

  “‘相声新势力’来郑州是件好事,开的园子越多,时间长了,听相声的氛围就起来了。”喜乐铺子负责人王勇并不担心竞争。这家开业一年多的小剧场,可以容纳100位观众,每周五、周六晚上和周日下午演出相声专场。

  最初的两三个月,喜乐铺子每场观众,少的时候只有三五人,后来通过线上线下的推广营销,上客率才起来,热闹时也能坐满。但为了保障营收,除了相声,小剧场日常还做儿童剧、魔术、企业团建等活动。

  哈福相声是今年6月在茶香村戏剧茶楼开演,每周五、周六、周日晚上演出。当对面的“相声新势力”开业消息传出后,有担心的朋友私下问哈福相声负责人李展:要不要换个地方?

  对此,李展并不以为然,“非常欢迎,对郑州相声市场是促进作用,说明听相声的多了,没必要打擂台战,谁开园子都好”。

  “相声新势力”开业时,德乐社创办人范清堂正在天津参加相声节,朋友在微信上给他发了卢鑫、玉浩来郑州的图片。

  “太好了!外地都来开分馆了,对郑州相声市场是一个刺激。”范清堂说,这说明郑州是一块宝地,现在要考虑的不是谁出头成名,而是共同做一件事,把相声市场做起来。

  一眼望去,有八成观众都是20多岁的青年人,女孩居多。有些稚嫩的面庞,却是资深的相声观众,对于台上演员表演的太平歌词、老贯口非常熟悉。

  身旁的一位女生是从喜剧综艺开始喜欢上相声的,到北京听过德云社,在西安逛过相声园子,还加入了专门的相声交流群。另一位中年女士则是受女儿影响,特意和朋友一起来听相声。

  德云社的忠实女粉丝叫“德云女孩”,她们热衷于传统曲艺,甚至还会上几段小调小曲,这股热潮蔓延开来,成为一种新潮的相声追星群体。当晚,卢鑫、玉浩登台时,女粉丝们会送上鲜花、零食小吃、玩偶等小礼物。

  虽然是西安的相声社,但演出中不断能听到羊肉烩面、嵩山、豫剧、越调等河南元素,让观众倍感亲切。“融入这个城市的生活才有共鸣共情点,才会觉得是自己的生活。”卢鑫说。

  卢鑫、玉浩压轴表演的相声曲目《扒马褂》,在传统基础上大胆改造,笑果十足,得到了受邀而来的国家一级演员、相声表演艺术家于根艺的认可。

  “相声的‘活’观众要喜欢,本身就要说新、创新,老段子也要和现实贴近,否则引不起共鸣。”于根艺说,过去是台上说相声,现在是观众要参与,演员要给个茬口,借个腔,抛个包袱,参与感让观众乐在其中。

  在卢鑫看来,现在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痴迷,对相声有很好的带动性,但需要思考的是怎样用好这种流量,来带动产业发展,让更多人喜爱上这门艺术,而不是利用流量去圈完钱就过去了。“相声慢慢听才会听,然后由浅入深,北京天津西安的资深观众,还经常给演员提建议,许多好作品是演员和观众一起打磨出来的。”

  相声和其他一些行业不同,节目就是产品,内容为王。许多段子都是“见光死”,尤其是短视频对语言行业的冲击,没有新鲜东西就打动不了观众。卢鑫、玉浩的团队三年创作了40多个节目,但一大半演不了,就因为电视上播过了。

  卢鑫说:“相声是可持续发展的事业,是演员一段段演出来拼出来的,不允许有投机倒把的行为。为什么有些相声园子过了几年不行了,就是因为演员会演的节目演完了,更新没跟上,观众就不会再买单,就不来了。”

  说相声仰仗一张嘴,说到底靠的是人。郑州过去的相声园子,演员力量除了这种本土演员外,还依赖郑州各大高校的相声社。

  这些年,相声演员李展一直活跃在郑州相声市场,参与创办过相声社,也受邀在多家相声园子里演出。他感受最深的是,郑州相声演员出现过断代,中坚力量不够充实。

  哈福相声团队专职演员只有两个,更多的是有本职工作的兼职。李展说:“一周三场演出扣除成本只能给演员发一些演出补助,演员难以靠此为生,只有以后发展不错了,能够常态化演出,才可能养活演员。”而每日常态化演出,则需要节目创作和演员储备都跟上,虽然李展要求演员一个月内不重“活”,但如果实现每天演出也有些吃紧。

  为此,他注重演员的长期培养和梯队建设,“高校的相声社是很好的后备力量,但需要专业的系统指导,校园里的演出和到市场上卖票不是一回事,观众肯定不买账”。

  “相声新势力”郑州店除了周一,每晚都要演出,十多人的演员团队全是专职。其中,就有几位河南籍相声演员,当“相声新势力”组建队伍进军郑州的消息传出,他们闻讯而来。

  客串主持的相声演员刘学,开场以一句“大家好,我是郑州人”,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。相声演员郭尚坤老家在濮阳,曾在山东学艺,之后在全国各地的相声园子演出,“不想漂着了,想回家”。

  其实,像这样在外演出的河南演员并不少。德乐社相声园子歇业后,演员们分散在北京、天津、西安等地演出,日常也在郑州接一些商演。范清堂透露,德乐社的郑州新园子也在筹备中,“如果市场起来了,演员们也愿意回来演”。

  “相声园子必须有专业运营的一套模式。”卢鑫说,演员培养、经营、宣传没有一个环节是能缺失的,还要有成功的品牌,才能推动专业产业链式的发展,否则不可持续。他说,“相声新势力”名字的内涵是,既要有传统行业的味道,也要有新的运营管理模式,要继承传统好的,也要有自己特色的风格。

  卢鑫举例说,一些青年相声演员是从高校相声社团开始,经过多年培养出来的,但如果相声园子发展不好,最后很可能就另谋职业了,造成后继人才流失。资深演员同样如此,当报酬和人情味都感受不到的时候,团队也很难稳定。

  “相声新势力”来郑州的意义,于根艺看重的是,从西安带来了一套经营模式和团队管理经验,“不管是业务还是经营理念,对河南的相声社从业人员都是一种促进,同行之间加强交流学习,来共同探索出好的生存之道”。

  对于卢鑫、玉浩来郑州开相声园子,在“中原笑星”范军看来,是近年来媒体对相声的推崇下,传统文化开始回归青年、回归剧场、回归城市的表现,也是郑州作为交通枢纽城市吸引力的体现。

  “不管是‘非遗有范儿’‘喷空’,还是相声社,更多人参与进来,包括省内省外的交流,都是好现象,可以推动整个曲艺市场的繁荣,也许在未来,郑州的园子也能在其他城市开分店。”他说。

上一篇:郑州国际马拉松赛志愿者培训工作开启
下一篇:郑州铁路国庆加开列车765对 预计发送旅客5662万人

首页    |     郑州新闻    |     郑州房产    |     郑州二手市场    |     郑州旅游    |